网站公告 证件查询

学者陶凯龙:交钱拿证 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乱象亟待规范

2022-05-01 20:48:41本文来源:公益在线
慈善公益报-公益在线(公益记者 张静 王旭)北京讯 “家庭教育指导师”这个词近期曝光率颇高。一方面,不少公众号针对它推送了带着“职业前景非常广阔”“未来五年的‘金饭碗’”“时薪上千元、年薪数十万元”等充满各种诱惑字眼的文章,过度营销造成家长新的焦虑;另一方面,多家媒体曝光了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考证背后的“猫腻”乱象。公益在线公益记者近日就此采访了青年学者、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陶凯龙就此类现象分析解惑。

 

“双减政策和《家庭教育促进法》开始正式实施后,家庭教育也从家事上升为了国事,很多家长亟须家庭教育指导,于是,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和考证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这是其特殊时期出现的特殊产物。”陶凯龙表示。

现在各平台,各搜索引擎,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让家庭教育指导师新兴的名称一下子闯入大众的视野。

与之相对应的是,2021年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国家职业资格目录(2021年版)》中并不包含家庭教育指导师。

这也就意味着家庭教育指导师不具有含金量,在中国没有“家庭教育指导师”这一官方认定的职业;既然没有这一职业,就不存在官方的职业资格认证考试。

而一些机构抓住家长急需提高自身家庭教育能力和在《家庭教育促进法》依法有据的情况下,“依法带娃”成为必须,(我国高校很少设有培养家庭教育人才的专业,真正优秀的家庭教育专家资源尤为稀缺。在需求和供给出现脱节的时候,培养家庭教育指导师这个折中的办法就出现了)所以通过考证持证上岗做名义上的合格父母,另外可以通过这个证件在社会上培训指导变相做家庭教师补课,达到就业赚取利益的目的。

 

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双减”的背景之下,一方面学科类培训监管加强,大量机构教师失业,待转行,需要重新就业,而“家庭教育指导”与教育培训同属教育类别,给人感觉似乎易“上手”;一方面2022年《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很多家长意识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希望获得家庭教育专业知识,给孩子一定学习上的助力。于是抓住“失业焦虑”和“教育需求”,商机出现,“家庭教育指导师”应运而生。“无限前景、高薪收入、助力教育、证书过硬”——“请君入瓮”!

“实际上,目前在社会上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培训机构很多不具备资质,甚至零门槛,通过学历造假等手段,在网上授课培训然后通过线上考试直接发证,更有甚者交钱就办证,证件颁发机构也不是人社部,而是不具备颁发资格培训资质的培训网站、行业协会等,包括心理咨询师等人社部取消的职业资格。花钱拿到没用的合格证,毫无意义。”陶凯龙不无担忧地说。

不是政府权威机构颁发的资格证件充其量只是证明接受过家庭教育技能培训的“培训证书”而已。

 

家庭教育指导师核心首先是指导对象要针对父母,虽然具体案例也会涉及孩子的问题,但在矛盾症结、解决方法等方面的分析和引导上,一定要从父母方入手;二是家庭教育指导师是给家长教授育儿的经验和方法,绝非代替家长去教育孩子,更不是变相去教孩子文化课程,成为“家庭教师”。

正如评论认为:家庭教育指导师符合所有“天上掉馅饼”式现象的特点——天花乱坠的宣传;唾手可得的成果;巨大利益的憧憬。可惜,它是假的!

“无论从《家庭教育促进法》的角度还是现实的角度,家庭教育培训都不应该由商业公司的商业行为主导,要充分利用社会资源。这里面政府要发挥作用,要把家庭教育培训的内容纳入一种公共服务的范围里,政府通过购买服务来为家长服务。”

家庭教育需要专业知识、专业技能、专业训练和专业素养,并非一个培训获得证件就能够胜任,家庭、学校、社会、环境任何一块短板其实都决定了家庭教育的质量。所以对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培训应该是成体系的,并且要坚持公益属性,相信国家相关部门也会尽快制定完善相关政策,急家长所需,缓解其焦虑。

而目前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乱象确实亟待规范并治理,加强对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机构资质认定,建立白名单和黑名单制度,同时发挥政府、社会的主导作用,规范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市场。

中国公益在线 本文来源:公益在线   责任编辑:武跃先

最新内容

中华慈善总会亚飞公益基金战略合作《备》(2019)12-21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8002049号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管理团队| 删稿指南| 如何求助| 管理条例| 公益记者| 律师顾问| ↓新闻订阅

中国公益在线由益行智库信息科学研究院独家运营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989号